扛起普法教育的大旗!
引领普法教育走基层!

APP上抢购茅台酒缘何被判刑?

2024/6/28 10:34:09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0

图为2023年11月15日,上海一位市民通过i茅台手机APP申购53度飞天茅台100毫升小瓶装。视觉中国供图

“抢购软件出现后,商家这种对广大消费者的‘低价优惠’被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这么一来,既扰乱了商家的营销计划,也破坏了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扰乱了互联网管理秩序”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近年来,茅台股价不断攀升,一瓶飞天茅台的价格被炒到数千元,这让很多人望而却步。2023年2月,浙江省宁波市一商家推出消费者在APP上以低价抢购茅台的活动,吸引了众多的消费者参与抢购。

家住宁波市北仑区的刘某也是抢购队伍中的一员,但他和他的一些亲友在参与抢购后,却被法院追究了刑事责任。刘某在APP上抢购茅台酒,缘何会被判刑?

自编外挂软件APP上抢购茅台酒

2023年春节前夕,白酒市场迎来了传统的销售旺季,飞天茅台更是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

有的商家为了给APP引流,开始在APP上采用限量秒杀的方式,让消费者抢购。

媒体披露的信息显示,开启茅台线上抢购功能的电商有很多,但开抢时往往会被“秒光”。有消费者表示,抢到茅台酒就可以赚钱,平价抢到后,转手卖给中间商,至少一瓶能赚几百元。只要他们抢得到,就不怕卖不出去。

在“一瓶难求”的情况下,一些消费者将求购渠道转向借助抢购软件,于是一些利用抢购软件参与抢购的专业人员出现了。

郭某某就开发了一个抢购软件,他用自编的外挂软件在某商家APP上抢购茅台酒,该软件具有根据预设在代码文件中的用户登录信息拼接请求参数,定时批量向指定接口发送POST请求以获取数据等功能,因此,抢购成功率较高。

2023年2月,刘某在明知熊某某委托郭某某使用外挂软件抢茅台的情况下,将自己和亲戚朋友使用的商家APP账号交给熊某某,由熊某某委托郭某某用自编的外挂软件在某商家APP上以1499元的价格抢购茅台酒,抢购成功后以每瓶350元至401元的好处费支付给郭某某。至案发,刘某所使用的某商家APP账号共抢购成功茅台酒39瓶,已提货10瓶,其中6瓶以每瓶2700元的价格销售给徐某,非法获利约7200元。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刘某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采用技术手段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情节严重,应当以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今年1月12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刘某犯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其拘役4个月,缓刑7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刘某退缴的违法所得72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同时被判刑的还有王某某和熊某某。据鄞州区法院查明,至案发,王某某所使用的某商家APP账号共抢购成功茅台酒12瓶,已提货8瓶,其中5瓶以每瓶2700元的价格销售给曹某,非法获利约6000元;熊某某所使用的麦德龙APP账号共抢购成功茅台酒25瓶(总价值69410元),已提货15瓶。后熊某某将提货的15瓶茅台酒以每瓶约2700元的价格销售给曹某等人,非法获利约18000元。

多起软件抢购获利者被判刑

《法治周末》记者搜索发现,类似利用抢购软件参与低价抢购商品,然后高价出售的案件已多次被披露。

2022年4月,家住江西省德安县的刘某某得知在“i茅台”手机APP可以预约茅台酒,并且茅台酒的市场价格要高于预约茅台酒的价格,刘某某从中看到了获利的商机,其从2022年4月至2022年9月底,通过大量借用亲朋好友的身份信息在“i茅台”APP上进行注册、预约茅台酒,再将预约的茅台酒售卖进行获利。后为了牟取更多利益,2022年10月至2023年5月,刘某某通过互联网购买了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并招募多人,先后在当地许多小区租用房屋,成立工作室,通过将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在“i茅台”APP上注册来预约茅台酒,再将茅台酒售卖,以此赚取利润。公安机关经对工作室电脑、手机、U盘等电子物证进行电子数据提取,共提取出76691条公民个人信息(每条信息包含:姓名、公民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

经鉴定,刘某某的工作室从2022年10月至2023年5月之间,利用非法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在“i茅台”APP上预约茅台酒后售卖,共计获利692552元。

2023年10月25日,德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刘某某有期徒刑1年10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万元;退缴的非法获利2452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余款447352元继续向其追缴。

2023年6月,江苏媒体披露了男子单某编写“秒杀”抢购软件,非法获利近百万的案件。

据悉,单某发现许多人为了“秒杀”优惠熬夜等网店商品上架,于是编写了抢购软件,命名为“神奇”向外出售。该软件能够在一秒内实现商品的自动抢购,且用户可同时登录多个账号,增加秒杀成功的几率。

随着用户群体的增加,“神奇”软件价格也从1000元飙升至2700元。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单某非法获利近百万元。通过“神奇”软件,用户能够轻易获得抢购优势,成功抢购新款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商家通过促销手段提高交易量、曝光量的目的难以实现,剥夺了商户吸引潜在客户的机会。更有不少人用该软件抢购茅台、奢侈品等价高稀缺的商品,再进行转卖以赚取差价,扰乱市场秩序。

相关平台公司检测到大量异常数据后报案,但单某在已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的情况下,继续开发并维护具有类似功能的“水果”软件向外出售,之后单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单某此前就因制作销售类似软件被法院判处缓刑,此次犯罪还处于缓刑考验期内。

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单某提供的“神奇”“水果”软件属于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三款所规定的“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

法院依法撤销了前判法院对单某宣告缓刑部分,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连同原判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5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8个月,并处罚金5.5万元。

监管“秒杀神器”需多方协同

“抢到就是赚到,转手出去就能挣一笔。”在湖南长沙市民张新看来,只要自己手气好,就能抢到低价的商品,还是值得一试的。“在抢购启动的前后几秒,我都会紧盯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时间,将抢购流程精确到秒。”

近日,记者输入“抢茅台酒抢购软件”关键词,在网上搜索发现了多款疑似“抢购软件”下载网址,里面涉及到众多的电商平台。

记者调查得知,国内首起因制售“秒杀神器”而入刑的案件,出现在2017年11月。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抢购软件案,3名抢购软件的制作者、销售者因“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据了解,软件工程专业毕业的张某在网上结识对秒杀抢购早有研究的任某后,用一周时间制作出了黑米抢购软件,随后二人在网上找到陈某制作了黑米软件官网并出售该软件。2015年,任某、张某又开发了专门针对天猫网站的黑米天猫(淘宝)抢购软件,并在其官网大量销售。

据悉,任某、张某通过出售黑米天猫(淘宝)抢购软件,赚取买家抢购成功商品部分差价的方式,共非法获利11万余元。陈某通过建立黑米系列抢购软件销售网站、网站维护、代理销售该抢购软件共非法获利6000余元。

长沙律师曾技芝向记者介绍,一些商家在APP上推出的“低价秒抢”活动,是一种促销行为,其面向的群体是广大的消费者,其目的是为其APP引流。“抢购软件出现后,商家这种对广大消费者的‘低价优惠’被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这么一来,既扰乱了商家的营销计划,也破坏了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扰乱了互联网管理秩序。同时还可能侵犯了个人信息。”曾技芝说。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国的法律法规中,对恶意软件的行业准入、作者实名制、入市前功能审查、违法者从业禁止等监管措施还没有完善的规定,对售卖恶意软件、传授犯罪方法的相关网站、群组的巡查力度也需进一步加大,只有形成多方协同打击局面才能实现对“秒杀神器”的有效监管。

扫一扫在手机端浏览当前稿件内容
友情链接
中国普法教育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普法团队 证件查询